首页 学会之窗 学会动态 理论研究 学会刊物 支部党建 市场监管论坛 纪念中国工商学会成立20周年
   当前位置:首页>子网站:中国工商学会>理论研究>学术动态
 
【字体: 】  
理论动态2016年第15期(总第143期)
  2016年12月30日 来源:
 

编者按:深化简政放权、放管结合、优化服务改革,是推动经济社会持续健康发展的战略举措,对转变政府职能、深化行政体制改革、创新行政管理方式、全面提升国家治理能力现代化、打造服务型政府具有重要意义。三年多来,“放管服”改革成效显著,在此基础上进一步深化改革,更具现实意义。在此,我们摘编相关文章,就相关问题进行再梳理,供参考。

 

 

“放管服”改革理念再认识

 

  2013年新一届中央政府成立以来,始终把简政放权、深化行政审批制度改革放在突出地位。改革的总体思路清晰,有很强的针对性,极大地促进了政府职能的转变,改变了政府的治理方式,对释放市场活力、社会活力,产生了积极影响。但是,进一步加大简政放权、放管结合、优化服务改革力度的任务,依然很紧迫。

    对“放管服”改革理念的再认识。“放管服”体现了政府职能转变的核心理念和自身建设的完整性,是行政管理体制改革工作的深化。首先,“放”的核心是政府角色定位问题,需要重新界定政府、市场、社会边界和相互关系,难点是如何补缺位、纠错位、控越位,让政府归位,考验的是政府定力和推动改革的能力。其次,“管”的核心是政府管理转型问题,管理变革要适应经济社会新常态、科学技术新进展和全面深化改革的新形势,涉及管理体制、部门职责、政府层级、运行机制、技术平台、法制保障等方方面面。第三,“服”的核心是在“放”与“管”深刻变化的基础上形成的治理理念、治理机制、治理体系,“服”既是改革举措,也是改革目标,目的是建设人民满意的服务型政府。

    对“放管服”改革法治视角的再认识。“简政放权、放管结合、优化服务”既是当下行政体制改革的重要内容,也是法治政府建设的基本要求。此次“放管服”改革注重用法治思维和法治方式推进,将各项改革全面纳入法治轨道,彰显了法治政府品格。首先,注重改革程序的正当性合法性,实现了政府活动全面纳入法治轨道的改革要求,有力促进了法治政府建设。其次,注重政府职能法定化。改革本质是全面清理政府现有职能,从激发市场主体活力、鼓励大众创业万众创新出发,厘清政府、市场和社会的关系,将政府的宏观调控、市场监管、社会管理、公共服务和生态保护,用法律形式稳定下来。

    对“放管服”改革进程的再认识。推进行政改革过程中,还存在一些地方和部门思想认识不清,社会民众对制度改革缺乏基本预期的现象。首先,改革进程中附加功能较多。从行政审批制度改革,到行政管理体制改革,再到构建新型国家治理体系,从“放”“管”两个轮子都要圆到“放管服”三管齐下;小的方面讲,以清单制度为例,起初纠结于审批权力清单还是所有行政权力清单,随后又引入了责任清单概念,再就是开始探索负面清单。其次,改革政策供给较快。不少改革推进机构出台了大量政策文件,部门和地方应接不暇,经常可以感到地方政府部门改与法难抉、利与义难全、放管间犹豫的状态。再次,改革实现模式复杂。如2015-2016年发布的关于监管改革的系列文件,理念先进,方法可行,但由于体制、法制和运行机制惯性,落地还缺乏相关配套举措,探索改革的部门在上下沟通和左右协调方面遇到很多障碍。再如大数据监管中的信息共享问题,综合执法中的上下对接问题等等。

    对“放管服”改革推进机制的再认识。推进政府改革是系统工程,不是简单的部门政策文件的物理相加,而是要各种制度产生化学反应。首先,政府管理运转中很多要求和举措,多以方便部门自我管理为出发点,政府工作人员需要改变思维和行为习惯,抛开部门权力利益,积极推进各项改革措施到位。其次,现实改革中缺乏统筹谋划,存在不系统、不协同、不深入、不落地等现象。需要立足当地经济社会发展制定一揽子改革举措,进一步疏通政策法规、权力下放、联合监管、信息共享、诚信体系建设等方面存在的中梗阻问题;着力解决事前指导和行政服务跟不上,政务服务中心的功能和定位不明确,群众获得感不足,功用发挥不充分等问题。

“放管服”改革问题再思考

渐进式改革是否遇到瓶颈。中国改革开放的一个重要经验就是渐进式改革,摸着石头过河。当前,改革进入深水区,必须分析研究渐进式改革是否遇到瓶颈和制约。“放管服”改革极大激发了市场活力和社会创造力,但依然有提效空间。从简政放权看,该放的权有些还没有放,一些已出台的放权措施还没有完全落地。有些权放得不对路,本该直接放给市场和社会的,却仍在政府内部打转转。有些权放得不恰当,没考虑基层承接能力。从事中事后监管方面看,执法不公、检查任性、监管缺失疏漏等问题比较突出。从公共服务方面看,仍然存在不少薄弱环节。群众和企业对政务公开不全面不及时、规则不公平、政府部门办事效率低等仍有不少意见。有效解决改革中的问题,行政审批体制需要突破,监管权责体系需要健全,政务服务流程需要优化,审批信息系统需要加快整合。同时,需要突破部门利益和行为习惯,进行顶层谋划,实施更大层面的治理决策。

    碎片化改革如何走向整体推进。长期以来,我国存在着政府管理、公共资源运作、行政组织结构、公共服务供给“碎片化”状况。当前“放管服”改革一个重要目标就是打破政府部门的条块式划分模式和地域、层级、部门限制,为政府业务流程的重组和优化提供全新的平台,对政府部门间、政府与社会间的关系进行重新整合,构建一种新型的合作关系,依靠协调与整合提高行政效率,打造一个具有包容性的政府,使其提供更完备、更全面的整体性治理成为可能。

    从数量速度到质量效益。本届政府成立以来,国务院各部门取消下放行政审批事项三分之一以上,提前超额完成承诺的目标任务,工商登记前置审批精简85%,多数省份行政审批事项减少50%70%,同时创新和完善事中事后监管,极大激发了市场活力。在这一阶段,我们更多关注的是改了没有和改革了多少问题。下一阶段,重点应该考量改革的质和效。质量和效益的要求不仅体现在全面深化改革方面,更是发展理念的全面展现。要在各个领域的管理与服务中注入质量和效益的理念,更加尊重市场规律,进一步放宽市场准入,减少政府干预。要积极鼓励创新,把企业培育成创新主体,让市场真正成为配置创新资源的力量。

创新监管 深入推进“放管服”改革

    进一步推进简政放权。一是加大简政放权的力度,提高取消放开项目的含金量。放什么,不放什么,由企业和群众“点菜”,要尽快推行权力清单和责任清单。二是提高放权的协同性。要对企业投资等审批事项的整个流程进行清理,摸清办理一项审批涉及的所有部门和环节,从顶层设计取消和下放进程及层级,加强对相关部门的协调,以推进同步放权。三是推进行政审批标准化和规范化。对于必不可少、仍然保留的行政审批事项,要加快推进规范化建设,对审批事项、要件、流程、时限明确标准,限制审批实施部门和人员的自由裁量权。四是推行负面清单制度。总结上海自贸区等实行负面清单的做法,缩小负面清单的项目数量和清单长度,将之推广用于所有市场主体。

  着力强化和创新市场监管。为有效维护市场秩序,保护消费者和市场主体的合法利益,防止劣币驱逐良币的现象,必须加强和创新监管,做到放管同步。一是转变监管理念。一方面,要改变重审批轻监管的思想,纠正“不审批则不用监管”的错误认识,强化监管职责。另一方面,要准确把握政府的监管职能定位,既不能监管缺位,也要防止监管过度,要做到科学地管、有效地管、适当地管、简约地管。二是完善监管体系。要系统梳理相关监管部门的职责,更加合理、清晰地划分监管职责,理顺部门间的职责关系。抓紧清理和制定统一、细致的监管制度,把相关部门的监管事项统一到一个平台,形成系统的跨部门、跨行业的综合监管体系。三是创新监管方式。要改变过去平常不检查、出事后全面查的做法,实行“双随机”抽查;加快全国统一的市场主体信用体系建设,实行信用监管;加大对失信者、违规违法者的处罚力度。要充分运用互联网、物联网、大数据、云计算等信息技术,创新监管方式,探索“互联网+”政府监管,提高监管效率和效果。四是推进行政监管向法治监管转型。要改变以行政监管为主的监管模式,适应市场经济和法治环境的新要求,认真研究借鉴发达国家成熟的做法,加快市场监管立法,实现监管转型,形成法治监管的新模式。

  不断优化公共服务。在继续加大简政放权力度、加强创新监管的同时,强化政府的公共服务职能,提高公共服务质量。一是增加公共服务供给。加大对教育、医疗、社会保障、就业、住房等公共服务的财政投入,发挥社会政策的兜底功能。二是提升政务服务质量。简化企业群众办事环节,优化办事流程,制定明晰的办事指南,推进政务服务标准化。针对群众反映强烈的办事难、办证多问题,要加强政府部门之间的信息共享,运用信息技术手段,推进互联网+政务服务,让信息多跑路、群众少跑腿。三是创新公共服务供给方式。政府要找准角色定位,不必大包大揽,把投入者和操作者的职能分开,建立购买服务机制。充分发挥政府、社会、企业、市场各自的优势,建立制度和平台,推进公共服务的合作机制。

  

    (摘编自《光明日报》、《经济日报》、人民网、《中国改革报》、《安徽日报》、《中国社会科学报》等)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(责任编辑:杨晓红)

 
E-mail推荐 打印本页
 
关于我们| 加入收藏 | 设为主页
版权所有: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   
地址:北京市西城区三里河东路八号    邮政编码:100820  
技术支持: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经济信息中心
建议使用分辨率1024*768浏览本网